分 享

從“窮臟差”到“綠富美” 下姜村70年的華麗蛻變

2019-09-30 16:37:16 來源.:中國食品報網
【浙江省淳安縣楓樹嶺鎮境內,千島湖南岸,有一個面積10 76平方公里、不足千人的小村莊——下姜村。這里是姜銀祥的家。在這位任職28年的村支書眼中,昔日的小山村“土墻房、半年糧,有女不嫁下姜郎”,從里到外透著一個字——窮。】

  浙江省淳安縣楓樹嶺鎮境內,千島湖南岸,有一個面積10.76平方公里、不足千人的小村莊——下姜村。這里是姜銀祥的家。在這位任職28年的村支書眼中,昔日的小山村“土墻房、半年糧,有女不嫁下姜郎”,從里到外透著一個字——窮。
 
  在這位67歲老人的記憶中,轉變始于2001年,下姜村成為前后五任浙江省委書記的基層聯系點。習近平總書記任浙江省委書記期間4次到下姜村調研,給下姜村寫了3封信,提出了靠山吃山同時還要養山的致富理念,保護好環境,因地制宜,發展高效生態農業。
 
  昔日的窮山村變成了如今的明星村、富裕村、幸福村。全村經濟總收入超過4000萬元,茶葉、蠶桑、中藥材、土特產品等產業撐起了下姜村的一片天。
 
  (本報記者  李軍華  通訊員  方升林)
 
 
  數說
 
  2018年,下姜村全年共接待游客46.19萬人次,其中住宿游客4.7萬人次,同比增長55%,實現旅游經濟收入3010萬元,同比增長139%——下姜村先后被評為“中國美麗休閑鄉村”“全國生態宜居十佳村”“全國鄉村旅游重點村”等,是名副其實的“網紅村”。
 
  大伙兒“摸黑”拔窮根,拔得好辛苦
 
  看著大巴車在村口“夢開始的地方”幾個大字前緩緩停下,退休后的老村支書姜銀祥和往常一樣,將便攜式擴音器往腰上一系,迎了上來。
 
  姜銀祥的解說詞是這樣開篇的——“我們下姜村是習近平總書記在浙江省任省委書記時的基層聯系點。2003—2007年,他4次來到下姜村調研,擔當了下姜村脫貧致富的引路人。”
 
  作為土生土長的下姜村人,姜銀祥說起“村史”來如數家珍。“根據宗譜記載,下姜村始于北宋靖康年間,至今已有900余年。當時渭水郡姜氏從四川遷入這里。到了乾隆年間被稱為‘下姜村’。也就是說,我們這個村子取名至今已經快400年了。”姜銀祥介紹說。
 
  昔日,這座小山村一直是出了名的窮。“窮到啥程度?這么說吧,我們這邊以前有一句民謠——‘土墻房、半年糧,有女不嫁下姜郎’”。
 
  種糧食不夠吃,搞生產沒技術,山村交通不發達,知識儲備更談不上,怎么辦?有人盯上了山上的樹。
 
  “上世紀80年代初,最多時40多座木炭土窯同時開燒,大量樹木被砍倒用于燒窯。短短幾年間,6000多畝林子不見了,群山成了瘌痢頭。”隨姜銀祥漫步街巷,他口中的下姜村,昔日是另一番模樣:“空中繚繞著嗆人的煙霧,地上是被雨水一沖便肆意流淌的豬糞豬尿,蒼蠅滿天飛,村里腸道傳染病不斷……”
 
  時任村支書的姜銀祥看著這樣的情景,愁在眉頭,急在心頭。
 
  “我們下姜村人骨子里就有一種敢于嘗試、不屈不撓的精神。”姜銀祥最近聽說有一部電影挺火,叫《哪吒》,他記住了其中一句臺詞——我命由我不由天,“跟我們當時的心態是一樣的”。
 
  “上世紀70年代,我們引進了雜交水稻、雜交玉米,通過改種、密植,大家在上世紀80年代時吃上了飽飯,但是家家戶戶還是窮。”姜銀祥回憶說,“下姜村因為特殊的地理位置,村民都住在北面的高地上,南面才是耕地農地,只有一座木橋連接南北兩岸,一到下雨,木橋都被沖走,村民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建。”
 
  當時的姜銀祥帶領全體村民,苦干3年,終于在1984年修建了第一座石拱橋。后來村民又開始種植桑樹養蠶,在山坡上種植茶葉,大家口袋里的鈔票漸漸多了起來,到了上世紀90年代末,農民人均純收入達到1860元,但實現富裕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習近平心系下姜村,先后寫了3封信
 
  2001年,浙江省建立了領導干部基層聯系點制度,多任浙江省委書記先后把下姜村作為基層聯系點。
 
  尤其是2003—2007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4次到下姜村調研。此后,習近平先后給下姜村寫了3封信,提出了靠山吃山同時還要養山的致富理念,保護好環境,因地制宜,發展高效生態農業。
 
  2003年4月24日,習近平第一次來到下姜村,輾轉顛簸了60多公里的“搓板路”,又坐了半小時輪渡,再繞100多個盤山彎道才到了村里。當時街道是坑坑洼洼的泥巴路,家家住著土坯房,院壩里養著豬,污水到處流。
 
  顧不上休息,習近平立刻開始走訪調研。調研結束后,習近平召集村干部到簡陋的村委會辦公室開會。姜銀祥提了個要求:“習書記,有件小事不知該不該說?想請省里幫我們建沼氣。否則,山就要砍光了……”
 
  幾天后,浙江省農村能源辦公室便派專家入村進行指導,村民姜祖海在全村第一個用上了沼氣。10多年后的今天,記者走進姜祖海的家里,當年建的沼氣依然用著。
 
  同時,在習近平的關懷下,浙江省中藥研究所高級工程師俞旭平進駐下姜村,帶領村民們種植了500畝黃梔子。兩年后,每戶農民通過藥材種植,能收入4000多元。
 
  2004年10月4日,習近平第二次來到下姜村。盡管已是晚上9點,他仍放棄休息,抽空召開下姜村下一步工作“問診會”。
 
  2005年3月22日,習近平第三次來到下姜村。他看到黃梔子基地發展喜人,對隨行的同志說:“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要不斷完善特派員、指導員制度,真正做到重心下移。今后,駐村指導員,全省要做到每個村一個。”不久,駐村指導員走進了浙江的3萬多個村莊。
 
  2006年5月25日,迎著蒙蒙細雨,習近平第四次來到下姜村。在村里的養蠶室,他詳細了解村民養蠶情況。這時,有的記者為了搶拍鏡頭,腳步踏進了蠶室的桑葉空隙間。習近平見狀連忙說:“小伙子,當心把人家的蠶踩壞了。農民養點蠶不容易!”
 
  2011年春節前夕,鄉親們飽含深情給習近平寫了封信。很快,村黨總支收到了一封來自北京的回信。
 
  姜銀祥清晰地記得信中的內容。“我在浙江工作期間曾4次到下姜村調研,與村里結下了不解之緣。轉眼間,我離開浙江已經4年了。4年來,在村黨總支、村委會帶領下,在廣大村民共同努力下,下姜村又有了新變化,經濟持續發展,村容村貌進一步改善,群眾生活越來越好。對此,我感到由衷高興……請轉達我對全村干部群眾的問候,祝愿大家日子越過越紅火。”
 
  茶桑藥果和土特產,撐起一片天
 
  “2003年,下姜村人均收入只有2600多元。2017年,村集體收入117萬元,人均收入有27045元,整整翻了十倍。”姜銀祥介紹說,16年來,下姜人一步一腳印,實現了從“窮臟差”到“綠富美”的逆襲。
 
  隨著姜銀祥沿環村綠道緩緩而行,下姜的全景展現于眼前。“東側帶塑料棚的是220畝葡萄園和60畝草莓園;向西是占地150畝的‘世外桃源’基地,里面種著桃樹;不遠處,黃梔子灌木遍布山坳,那片是500畝中藥材黃梔花……”姜銀祥如數家珍。
 
  在完善了村內的各項基礎設施,建起了農家樂和民宿后,村里又發展起了旅游業,還被評為了3A級景區。每年有20萬的游客來村內旅游,成為淳安縣鄉村旅游的重要名片。
 
  2017年,下姜村的民宿數量達到了23家,番薯干、茶葉、辣醬等農特產品也開始成為熱賣品。
 
  姜祖海老人以前和老伴養蠶,辛苦一年賺1萬元不到。現在開了民宿,有4間房。“如今,他家烤的地瓜干賣20元一包,銷量好著呢。收入足夠養老了。”姜銀祥說。
 
  村支書姜浩強說,村里成功流轉土地430畝,建成了葡萄園、草莓園、茶葉園、中藥材園等幾大產業園區,村民收入“節節高”。
 
  如今,下姜村先后獲得“全國創先爭優先進基層黨組織”、浙江省“美麗鄉村”稱號,“下姜逐夢”榮膺千島湖旅游新十景,2015年順利通過國家AAA級景區驗收,2016年下姜掛牌為浙江省委黨校現場教學示范基地, 2017年掛牌成為杭州市“紅綠藍”三色現場教學基地。
 
  2018年,下姜村全年共接待游客46.19萬人次,其中住宿游客4.7萬人次,同比增長55%,實現旅游經濟收入3010萬元,同比增長139%——下姜村先后被評為“中國美麗休閑鄉村”“全國生態宜居十佳村”“全國鄉村旅游重點村”等,是名副其實的“網紅村”。
 
  為了使下姜村餐飲、民宿、便利店等各經營主體的自律意識得到進一步增強,促進整個下姜村景區良性發展,淳安縣市場監管局將下姜村景區建設成“質量優”“價格低”“計量準”“服務好”的鄉村放心消費典范,成為“滿意消費長三角”浙江省農旅融合放心消費示范區樣板。
 
  淳安縣市場監管局不斷推動下姜村景區建設放心消費示范區建設進程,推動大下姜景區開展了放心消費創建社會承諾,景區內所有參與創建經營戶簽訂了放心消費公開承諾書,簽訂率達到100%。目前,大下姜景區已實現創建放心消費民宿10家、放心消費餐飲店10家、放心消費商店5家、放心工廠1家、放心農廠1家及其他放心消費商家兩家,包含多種業態。
 
  黨員爭當“頭雁”,走上幸福路
 
  如今的下姜村,游客來了可以體驗打麻糍、包粽子、做米粿、開蜂蜜、黃牛耕田等農事體驗活動。
 
  記者走訪下姜村當日,恰逢下姜村入選首批全國鄉村旅游重點村名單。
 
  “守著綠水青山就能過上好日子,這是以前村里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回首來時路,姜銀祥感慨地說,習近平總書記教誨我們廣大農村黨員要做“生產發展的帶頭人、新風尚的示范人、和諧的引領人和群眾的貼心人”。
 
  “千難萬難,在共產黨員面前都不難。”以姜銀祥為代表的這批基層老黨員,無形中成為下姜村發展的“頭雁”。
 
  “村里前些年要流轉土地建葡萄園,村民都擔心不劃算,后來黨員一帶頭,村民就放心了。”當時,老黨員姜祖海率先開出了“望溪民宿”;老村支書姜銀祥在家門口開出了磨豆漿體驗點,幾戶黨員干部平均掏出30萬元改造自家房屋,終于在2015年形成了下姜民宿的第一方陣。
 
  “如果要虧,就先虧黨員干部;如果賺了,就把好處慢慢讓給村民。”姜銀祥回憶說,當時想的就是這樣簡單。至今,村里有好項目招投標,黨員干部都要先讓著村民們先來。
 
  目前,“下姜村及周邊地區鄉村振興發展規劃”也正式出爐:第一步要改造閑置的豬圈變成“豬欄餐廳”;第二步要發展物業經濟,把過客變成常客,讓下姜村留住游客,還需要做好旅游產業的配套工作;第三步是發展具有特色的“帳篷民宿”。
 
  下姜村通過了全國4A級景區評審之后,大家正醞釀第二次產業升級,農家樂全部提升為高端民宿,村里的有限公司掛了牌,每位村民都是股東,他們還聘請職業經理人,在接下來的3—5年初具規模,5年以后,希望能夠上市運營成功。




編輯:康思楠
 

相關推薦
我國是生豬生產和消費大國,生豬的飼養量約占全球一半,豬肉在居民肉類消費結構中的占比高達62 7%。穩定生豬生產發展,對保障人民群眾的生活水平、穩定物價、保持經濟平穩運行和社會大局穩...
今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快發展流通促進商業消費的意見》。其中,提出20條穩定消費預期、提振消費信心的政策措施。...
近年來,我國調味品產業積極順應市場變化,調整戰略,細分產品不斷迭代更新,經營模式逐漸多樣化,既滿足了新老消費群體的消費需求,又立足于企業和產業自身實現長足發展。作為調味品行業的兩大...
时时彩后三包胆必中法